Aug
30

2012

KRUG X Caprice 無與倫比的滋味


Author: Agnes 謝嫣薇


自小便久仰KRUG香檳的大名──並不是背景顯赫、家學淵源過人,而是喜歡的小說家亦舒最愛KRUG,她叫它作克魯格,小說中男男女女喝香檳一定是克魯格,而且是一箱箱地買。那是亦舒給我的KRUG最初教育。

其實KRUG的官方中文名叫庫克香檳,多一分硬朗酷勁。香檳矜貴,卻也分好幾個等級,有的價廉物美,有的質次價高,有的奇貨可居──真正懂得分辨的人也許不多,但跟著一套標準去鑑定准也準沒錯,好像KRUG這樣的香檳,被喻為香檳界的「勞斯萊絲」,地位的分水嶺顯而易見。是夜應WOM
Guide和KRUG之邀,來到四季酒店米芝蓮三星的法國餐廳Caprice赴一場香檳配對晚宴,味蕾便是我的鑑定標準之一,無可挑剔的滿意程度,完美於世間,並非不可能。

當晚嚐了幾款香檳,說實話,作為女性,KRUG的粉紅香檳(KRUG
ROSE)實在深得我心。色澤是優雅浪漫的淡淡粉紅,氣泡細緻,入口是紛陳的花香和果香,我用來配搭菜單上的炒螯龍蝦伴炒黃菌配黃梅醬,酒味帶動了黃梅醬發揮,香檳入口餘韻有微微蜜甜,龍蝦的鮮美更為彰顯,很是精彩。大家一致喜愛的陳年香檳KRUG GRANDE CUVEE,是品牌主打,味蕾感受上比起其他款式的複雜,濃淡之間游走,味道變化多層次豐富,前調隱隱有果香,緊接是花香、橡木香……內涵滂湃,一嚐便覺得兼容性強,於是我用它萊主攻晚餐後面的芝士拼盤:Brillat
Savarin、Anneau du Vic Bihl、Coup
de Come和Aged Comte 4 years,這些個性味道截然不同的法國芝士,在KRUG GRANDE CUVEE的輕輕推動下,顯得香濃、和諧、口感更順滑細緻,而酒味因芝士的厚重襯托,多一分沈澱質感的醇美。

晚宴前菜的Veal Tartare,是我們常吃的beef
tartare的「升級版」。Caprice的beef
tartare一向做得非常出色,無以尚之,常常是來吃午餐的重復選擇。以輕盈但豐富,分毫不差、恰到好處的調味突出食材的鮮美嫩滑是獨家才能做到的頂級功夫,這次用上小牛肉,又配上了鹹香的魚子醬平衡蘸醬那陳年紅醋的清酸,更有淋灕盡致的讚嘆效果。因為我太喜歡這道Veal tartare,所以在淺試不同配搭以後,鎖定了KRUG CLOS DU
MESNIL 98為最佳伴侶,因為這款香檳個性柔和,風味平均,不搶戲,能增興。至於大家一致激賞的法式酥皮海苔釀乳鴿拼鴨肝,是當晚最為複雜的一道主菜,可是在廚師的掌舵下,每一樣食材都互敬互融,滋味絕妙。鴨肝油潤甘美但毫無肥膩感,輕煎效果出色,表面焦脆內裡嫩滑,只能用好味到傻了來形容!乳鴿細嫩香口,拼著鴨肝吃,再淺啜KRUG VINTAGE 98,感受到美食與美酒之間產生了「識英雄重要英雄」的火花!據悉98年的葡萄收成頗有一番波折,所以這年生產的陳年香檳是「有歷練的酒」,果香、花香、堅果香、橡木香、香料香接二連三在酒體中湧現,配搭同樣複雜的這一道乳鴿拼鴨肝,兩者互擊,竟然歸順於彼此,所有的微妙,昇華成一股細膩的清新!

是夜喝了好多杯香檳,只有微醺的快樂之感,而無醉意──曾經聽人說,好酒,能讓人陶醉而不醉倒,現在我相信了!

Agnes 謝嫣薇 微博

http://weibo.com/agneschee


6 likes Category: 中文, 熱門專題 Tags: ,